????潘长顺被谢欣哲激得是斗志昂扬,一般爱贪杯的人是最不会服输的,如果不比出谁比较会喝,心里就会像有数不清的酒虫在挠痒痒。

????其实谢欣哲并不是一个贪杯之人,不过真的是很会喝,用海量来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,跟人拼酒还没有落败过。

????潘长顺第一想法就是想在气势上先压过谢欣哲,对他说:“谢兄弟,咱要比就得比出豪情壮志来,就对瓶吹怎么样?桌子上的洋河大曲度数显然不够,我看还是62度的北京二锅头你看咋样?”对瓶吹就是一人一瓶,没有海量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气势。

????看来潘长顺果然酒桶的外号不是乱盖的,惊人的气势让谢欣哲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家伙一出口就是整瓶喝,而且还要选择最烈的62度北京二锅头。毕竟是个四十岁的男人,年少轻狂已经是过去式,谢欣哲的心态是天高云淡,轻描淡写的说:“我认输了。”

????输赢只是一线间的距离,有的人就是看不到这个距离,所以才会活得那么累,谢欣哲看得开心也就放得下。

????范翠兰看到谢欣哲酒还没跟潘长顺拼上一口就认输,不由得大失所望,这也太熊了吧?又伸出脚踢了他一下,这次可是用上五分力,“你可是说自己是很能喝的酒鬼,咋就认输了,到底还是不是男人?”

????谢欣哲被踢得是脚背隐隐作痛,吹胡子蹬鼻子的说:“你又踢我干什么,范翠兰,是踢上瘾了是不是?我认输给后辈,一点都不觉得丢脸。”

????潘长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谢欣哲当他的长辈是绰绰有余。

????谢欣哲想认输,潘长顺的气焰就更嚣张了,一般爱喝酒的人最喜欢痛打落水狗,他把谢欣哲看成是落水狗了······潘长顺乜斜着小眼睛藐视着谢欣哲说:“哥,你想当无能之辈可不好,会被女人看不起的,我看坐在你旁边的那个大姐就很瞧不起你,对你是不是男人她都提出质问了?”

????潘长顺阴阳怪气的挑拨离间分明是想把范翠兰拉下水,她根本就没有瞧不起谢欣哲,立马就矢口否认:“小兄弟,我可不敢瞧不起伟大的谢队长,你可不能这样说啊?”她只是对谢欣哲认输的态度很有意见,有意见并不代表是瞧不起。

????说真的,她真的没有瞧不起谢欣哲。

????谢欣哲什么世面没见过,潘长顺的话他只是莞尔一笑说:“潘小弟,就算这个女人瞧不起我,我也是认输的。”

????范翠兰觉得好委屈,一肚子的气没得发泄,对潘长顺说:“潘小弟,既然谢队长不跟你喝,那我就跟你喝吧?”

????潘长顺一点兴趣都没有,嘴角流露出一丝丝的冷笑,“大姐,我是不会跟你喝的,因为我不喜欢跟女人喝酒,喝酒得大口大口的喝,扭扭捏捏的喝法我是最讨厌的。”他暗含复杂的表情看了一眼谢欣哲接着说:“大姐,你这分明是瞧不起谢哥,鄙视他到了极端,含沙射影揶揄他是比女人还不如?”

????是女人几乎都有几分傲气,更何况是一个男人,谢欣哲被潘长顺激得哇哇叫了起来:“潘小弟弟,你既然要跟我喝,那我就舍命陪小人,对瓶吹我觉得不爽,还是一整碗一口气的干怎么样?”

????谢欣哲提议这个喝法是最考验喝酒的人,本来酒就很烈,满满一碗酒不停顿的一次喝完,如果酒量不过关,很快就会天花乱坠的醉得一塌糊涂。

????谢欣哲叫潘长顺是潘小弟弟,分明是暗指他跟自己裤裆的小弟弟是同一辈分。

????潘长顺看到谢欣哲的能量被充分激发出来,看上去就像注入了鸡血的战斗鸡······本来拿捏谢欣哲是认定十拿九稳的事,这一下潘长顺开始没有底气了,两个很会喝酒的人,还没拼酒之前,在气势上就开始暗地较量了。

????谢欣哲看着潘长顺,眼睛喷出了很有战斗欲望的火焰,是熊熊燃烧的热度一千万个加。

????潘长顺竟然不敢正眼对视谢欣哲的眼睛,在心底腾起了可怕的恐惧,显然在气势上他已经被谢欣哲压下去了,心虚的问:“真的要喝吗?”

????“你说呢?”如果潘长顺想不喝,谢欣哲是正中下怀,小喝可以怡情,大喝就会伤身,何必为了没有生命力的酒而搞得彼此红上眼急了眼。

????潘长顺想不喝又说不出口,树要皮、人要脸,他说出对自己很有利的话:“谢哥,如果你说不喝,那我是不会逼你的?”

????谢欣哲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喝酒,而且是想大喝猛喝,既然潘长顺到现在还想在口头上欺负他,那他当然是想好好的跟这货在酒量上拼出个高低,铿锵嘹亮的话说出口宛如气壮山河:“我要喝,范翠兰,你去叫一箱北京二锅头过来?”

????“一箱几瓶啊?”

????“一箱十二瓶,叫你去你就去,再婆婆妈妈,我就要踢你屁股了?”谢欣哲瞪着她看,这个女人他还治不了,那他还是男人吗?

????当然啦,谢欣哲并不是藐视女性,这时候只是没好脸色给范翠兰看。

????“就算是矿泉水,一个人喝六瓶,肚子也快撑破了,谢哥,还是先叫两瓶过来,你跟潘小弟先意思意思再说?”

????谢欣哲嘴里先吃上一块鸡肉,然后含着鸡骨头向范翠兰身上喷去,他这是什么眼神?竟然把鸡骨头喷到了范翠兰的右胸上,道歉的话没有说,而是气冲冲的说:“多嘴的女人,你再跟我顶嘴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?”

????范翠兰看到谢欣哲是那么的凶巴巴,像是世界十大恶人的其中一个,“你用鸡骨头喷我干吗?”说完这句话,她就走出去到服务台叫酒去了。

????晚上她的身份只是一个吃客,要叫酒也得让潘长江这个作东的人叫才是,反正范翠兰也管不上了,谢欣哲叫她叫就叫。

????好好的生日宴会却是变成了潘长顺跟谢欣哲斗酒的战场,作为宴会的主角潘长江对谢欣哲说:“谢兄弟,等一下你如果喝不过我的堂弟,就不要硬撑?”

????潘长顺的酒量,潘长江当然很清楚,认为谢欣哲想喝过潘长顺,简直是根本不可能。( 迷情:霸占漂亮小姨子 http://www.cuiweiju8.com/2_2701/ 移动版阅读m.cuiweiju8.com )